企鵝的部落格

在性別討論這麼久後,突然覺得,這反而不是科學的問題。

比如說以瘦為美,很多人可以舉證說胖不健康之類的。但其實他們喜歡的瘦,常常更不健康。

最後,他們會用就是喜歡,沒有為什麼。

在之前同婚公投時,好多長輩其實不認為同性戀有什麼錯,但就是覺得怪怪的。他們認為「應該一男一女」

所以再多理由不重要,「覺得這樣正常」才是他們的核心想法。

當時朋友們在公投失敗後大崩潰,原本有個反同的朋友私訊我,「他們為什麼那麼傷心?」

忍著怒氣聊了一陣子,再查看所謂反同人士對此的反應。才知道,原來不是社會上有那麼多反同人士,而是有很多根本不在意,只是沒接觸過,不想改變。在他們的眼中,這些是外來的、陌生的,所以恐懼、排斥。

那些人表現起來,不接受同婚、不接受獨立,聽一些看起來沒救的言論,偶爾轉轉tvbs、中天。使用 line 做各種交流,覺得大家就是正常。

我很疑惑,他們也很疑惑。

~~~~ 那些人,有些也是原本的變革者。他們反對刑法一百,反對萬年國會。希望自己的犧牲,成為後輩的天空。

當他從這些想像抽離,面對的卻是不信任的後輩。他無法想像他的平常是多麼殘忍,也開始不確定什麼是真實。所以緊抓著那些舊有的確定不放,變成壞人或是,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。

我以為老台獨腦袋是不是壞去,竟然這樣反對。我以為父母是不是有什麼偏差,竟然變成陌生的模樣。然後開始憤怒、開始持續辯論。

查看歷史,台灣在日治時期如此的傾慕中國,最後被中國害的一塌糊塗;台灣如此討厭日本,卻也被他們幫助很多;台灣有點畏懼、敬仰著美國,被他幫助、被他陷害。在他們生活的時代,沒什麼可信的。從青年到中年,從中年到近老年,很多人選擇只相信自己。至少,不會嘔的一塌糊塗。

我堅持自己是正義的,他們,認為自己是正確的。這樣的情況,沒有一方願意退讓。

最後,我選擇溫柔。聽他們說的話、看他們看的節目。或至少是,不走開。有天,我父親看到電視講性別議題,低咕了一句:「他們(同婚追求者)又不是故意要這樣,那是天生的」當場爆哭

有些人承受極大壓力,那就先好好保護自己。但有餘裕的話,給自己很多機會,給他們很多機會。好好而正當的活著,總是有希望的。

這條路,一直很難走,但我們一直走。

這裡是 Eudyptula  小藍企鵝

現在可以追蹤我的部落格在 Mastodon 或是其他 federate 的平台。搜尋@penguinf@write.as 就可以看到了喔。

部落格目前的方向是簡單的資訊科普、隨筆與雜談。未來方向還在摸索著。歡迎大家給予意見喔。    歡迎!

小藍企鵝

這是面向初學者的簡單教學。

  其實要談論完全的保密,大概從輸入端就開始吧。

  鍵盤、硬體、作業系統等等。而上網還要包含好幾道中介跟轉換,之間有許多可以做文章的地方。畢竟網路的發明沒考慮到隱私或安全性的問題啊。只能說有接近安全或非常危險的區別。

  所以嘍,用某個產品是絕對安全,這句話有87%在騙人;說網路非常危險,所以不用注重安全,也是呼攏的話術。那大概要怎麼做?以密碼來說,只要攻擊難度提高,攻擊者的意願就會下降,畢竟有許多大好的肉雞在等著。難度高到一定程度,會被稱作安全。那這個安全隨著自身工作性質、身處環境、損毀造成的成本而會有所不同。

  像是辦個只有 http 連線的論壇,臨時下載一個檔案,只要密碼強度維持個幾分鐘就好。但是若是那種裝滿出生到現今的照片、或是登入重要訊息的信箱,那單一高強度密碼加上2fa 是不為過的。這種有點像檢傷分類,這樣的方式大概可以達成比較輕鬆而安全度稍高的網路衝浪旅程。


      那如何選擇呢?簡單來說,先從信譽良好的大公司開始到信譽良好的小公司。從歐洲(非洗產地的)美洲到亞洲。至於為何如此?信譽良好這個選項很好解釋。但為何要大公司?因為他樹大招風,所以大部分安全性更新都會是十分前沿的。(至於金絲雀等等不屬於基礎範圍惹)

  而產地問題,歐洲有 GDPR 這個殺手鐧,加上早期制定好的完善法律,使他們的安全在法律就受到保障。即使到了美國等地區,似乎有了密鑰上繳的規範,但這些地區的隱私意識與相應規章也推動已久,比起剛起步的亞洲而言,實在是安全許多。

  視角放到亞洲,台灣才開始推動相關立法,而隔壁的中國立了個網路安全法,如其第 37 條資訊應當儲存在中國境內、第 28 條籠統的必要提供支援、強迫實名制加上最近相關事件的對應,實在無法信任其隱私政策與軟體的安全性。

暫時結尾~

  有人說,為何要注重隱私?我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啊。但這不只是問心無愧的層面而已。在網路上失去了隱私,正如同把家門大開,銀行存摺放在門邊並大喊著免費送一樣。你的安全,取決於那些陌生人的良心。 (當然更詳盡的比喻,可能要包含沒穿衣服,並且把自身從上到下的特徵都標好價碼一樣)

“我們應該安全而安心的活著,不管在現實或虛擬都一樣。”